悬崖边的三场对话

我意外地跌下悬崖,还好双手及时抓住。
但我不得不挂在悬崖边上。

宗教徒来了。
他同情我的遭遇而悲伤落泪,用温暖的话语安慰我。
他真诚地为我祈祷,哀求神灵解脱我的苦难。
他也劝诫我要反省我的过错,学会接受现状,体悟幸福的真谛。

当然,要是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摔死之后一定会上天堂。

资本家来了。
他热情地向我推销最新款的安全绳,因为我是新用户,还可以享受优惠。
如果我保持信用良好,他会免费赠送我全套的攀岩装备。
当然,我也有权利选购意外保险,即便我摔死了,也可以领到一笔高额赔款。

“什么?你买不起?也没有不动产抵押?”他居然生气了,“年轻人,你太懒惰了!你应该努力工作去赚钱,去提升自我的价值!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就已经做生意去赚第一桶金了!就是攀岩装备的生意!”

共产党来了。
他看到我之后二话不说,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拼命把我拉了上来。
我终于逃离了危险。
但我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都是你的错!我既没有享受到天堂的幸福,也失去了努力奋斗的机遇!现在我什么也没有了!你这个恶棍、骗子、魔鬼!”

【转载】社民吠日,无力回天 – 华子鱼的文章

原文章:https://zhuanlan.zhihu.com/p/25596968

原作者:https://www.zhihu.com/people/zhi-wo-zhe-chun-qiu

已获得原作者免费授权转载,授权日期2017年3月25日


严正声明:本文并未授权乌有之乡转载。这篇文章的写作目的决不是为了向国家主义宣传献出一份力量。鉴于乌有之乡的现状,此举只能说是无耻了。作者已向其提出交涉。

在这里特此声明:本人的这篇文章,学生社团,小型公众号可以在不删减本文(或者说删减不得模糊原有观点)的情况下自行转载。而有一定影响力的媒体、公众号需征得本人同意方可转载。

继续阅读“【转载】社民吠日,无力回天 – 华子鱼的文章”

【转载】在亚洲国家里,中国算是男女比较平等的国家吗? – bigwolf 的答案

作者:bigwolf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214109/answer/132099644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于2017年4月24日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本来放在回复里了,还是放一个回答吧。看看当年妇联是什么战斗力,跟现在的妇联比比:
这个是《中国震撼世界》第十章.妇女的反抗:的历史资料,阅读在这里:
《中国震撼世界》
本想引用一下段落,发现要把事情说明白太长太散了,不合适放在回复里。
我总结一下吧:

这位叫金花的,接受采访时是21岁,15岁就因为包办婚姻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将近20岁的人(岁数大也就算了,长得还不怎么样,还吝啬)。
接下来三年吃不饱穿不暖,家里的人吃小米白面,自己却只能吃糠皮野菜,而且经常挨揍,就因为端小米粥的时候洒了一点到对方的手指头上,挨了丈夫两个小时的揍。(婆婆倒没虐待她,因为婆婆身体不好,很衰弱,但是公公和丈夫对她很不好)
1945年八路军来了,搞了妇女解放。(这时候她丈夫外出做生意去了)
妇女工作者引导她倒出心里所有的苦水之后,首先对公公进行批斗,直接拿一根绳子把公公捆了,扔小黑屋关了两天禁闭,然后第三天批斗他虐待媳妇的错误行为。

继续阅读“【转载】在亚洲国家里,中国算是男女比较平等的国家吗? – bigwolf 的答案”

【转载】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真的能够实现吗? – ATE柏林墙以东 的答案

作者:ATE柏林墙以东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96263/answer/129673387

2017年2月19日经原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共产主义社会现在并没有在如今的任何一个国家出现,将来也不会单单在任何一个国家出现。

很遗憾,中国大部分人受庸俗政治思想品德教科书的思想灌输,脑内构筑了一种奇怪的思想观念,这种观念一方面把共产主义描绘成为坐地消费和挥霍的天堂,另一方面却又把共产主义描绘成一种神圣而洁白无暇的禁欲主义。

可是,你把共产主义社会描绘成一种不可能实现的天堂,那又将如何使人信服共产主义社会必将实现?

更令人感觉荒谬的是,许多俗人仅凭马克思一句“物质生产极大丰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便望文生义,哪怕就连这句话的每一个字都懒得去揣度,去分析,凭空把共产主义社会想象成:

1.脑后插管VR共产主义
2.绝对平均分配共产主义
3.纳米粒子技术共产主义
4.无人机AI共产主义
5.基因改造洗脑共产主义
…………………………………………这样就不免闹出许多笑话了

继续阅读“【转载】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真的能够实现吗? – ATE柏林墙以东 的答案”

【转载】怎样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2016年美国大选? – 鱼吞舟 的答案

原帖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0389506/answer/127580516

原作者:鱼吞舟

2017年2月19日经原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希拉里是老路,特朗普是邪路,这美利坚呐,是眼瞅着药丸。

资本主义诞生以来,虽然经过很多次危机的考验,却依然看起来欣欣向荣。甚至资本主义阵营硬是将苏联熬死,造成了持续至今的国际共运的低潮期。但是资本主义无休止的追逐利润的特性,既让资本主义得到飞速发展,也让它一路向作死之路飞奔。

任何资本都要获取利润,而且是迅速的获取高额的利润。这种对利润的深入骨髓的饥渴,使得资本在强大的同时又是短视的。为了解决眼前的危机,哪怕为将来留下巨大的隐患而在所不惜。

资本天生有向资本洼地迁徙的趋向。甚至为了人为的制造这种洼地,资本不惜制造战争,以打开古老国家封闭的国门。而倘若某个国家已经准备好了让资本流通的一切要素(稳定的政治、大体完善的基础设施、适合劳动的人力资源),又敞开国门欢迎资本的进驻的话,简直是天堂的诱惑,哪怕是死也忍不住吃一口。

所以,欧美的资本大量的流向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既然雇佣一个中国工程师的价格仅为美国工程师价格的几分之一,那么为什么早将工作岗位留在美国呢?

继续阅读“【转载】怎样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2016年美国大选? – 鱼吞舟 的答案”

【转载】如何看待人民日报政文:“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 – 凯风 的答案

原帖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410265/answer/156973003

原作者:凯风

2017年4月15日经原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以下内容经过适当排版与校正)


阶层固化历来是个热门话题,最近某官方媒体新媒体号赤膊上阵,历数王宝强穷小子变明星、马云刘强东普通孩子成首富,以及刘邦朱元璋翻身推倒旧王朝的故事,试图说明阶层固化不仅现在而且过去也不怎么存在。

有点逻辑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孤例非但说明不了阶层固化不存在,很多时候反倒是最佳的反证。对于少林寺学艺的农家子弟和在横店打拼的龙套家族,王宝强就是个再明显不过的反例。对于在实体经济里挣扎的许多小企业主来说,马云和刘强东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标杆。对于……刘邦朱元璋……对不起,不能接着说了。

其实,阶层固不固化,一两个特例非但说明不了问题,反而更加显示逻辑的混乱。就像从两个学生的对比中来得出阶层固化的大结论,同样是营销号耸人听闻式的最爱。要想理清这一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大数据上来。

继续阅读“【转载】如何看待人民日报政文:“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 – 凯风 的答案”

【转载】为什么一定要减少贫富差距? – 郭钊佚 的答案

原帖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436823/answer/114187943

原作者:郭钊佚

2017年4月23日得到原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以下内容经过了适当的排版和校正)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你的能力比我强?我也很努力很勤奋,全校可以考第一。而你从小就上贵族教育,就有私人教师教导你。等我考入名校毕了业,而你已经在一系列顶尖培训下坐上了公司CFO、CEO这样的位置。我的确能力不如你,可我也从来都很努力,甚至比你吃过的苦更多,为什么你还是能力比我强呢?
为什么你掌握的信息、资源、资本比我多呢?你有一个好的家庭,家庭里面从小就有一切比我好的多的社会资源、组织资源、人脉资源。而且由于家庭的原因,你处在信息的上游阶层,可以接到一手的信息,比别人的信息的准确性和全面性以及高级程度强上百倍。爸妈所能提供给你的资本动辄千万。

而我从小在家庭的教育下只知道读书考高分,然后才能改变前程。我掌握的信息都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甚至所谓三大姑八大姨聊天时说的,又有个朋友在省里教育厅工作,内部消息**,而这个在教育厅工作的人不过是个科员而已。他得到的信息也是很落后的。以至于我没有预测到高考改革,院校扩招和院校分数线大提升。而没考到清华北大,只是一个211。我能掌握的资源可以说是0。能掌握的资本满打满算就爸妈所有存款不过50万而已。当然,也不可能都掌握。
当你知道这些的时候,然后给我灌输鸡汤,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能者胜利。有用吗?如果这些不平等都不能包括进社会不公平之内的话,我不知道什么才算。
或许有人会觉得女性受到工作单位的歧视也不算社会不公平的一种喽?因为女性本身有各种产假会给公司造成损失,而不是公司的错,更不是社会的不公喽?

继续阅读“【转载】为什么一定要减少贫富差距? – 郭钊佚 的答案”

修身:2018年3月24日,夜

我对所谓“穷人”、“平民“之类,总是怀着一种怜悯。

这种怜悯,不是基于我自身相对优越而产生的,而是来自于一种认同感。

换句话说,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是他们的一分子。

很奇怪,哪怕从小被人夸是知识分子,哪怕考了名校,哪怕当了医生,哪怕拿了北京户口,我始终有这种感觉。

我觉得我更像是农民的一分子,工人的一分子,穷苦人的一分子。而不是医学博士、未来精英之类。

这种感情非常奇怪。

要自夸为高尚很难,我自己推测,它的来源可能并不高尚。

它很可能来自于我自幼的一种自卑感。

虽说我父母对我何止是亲爱关怀,简直宠溺失度,但我由于幼时家里经济条件确实比较差,母亲又总爱跟我讲述困顿时的经历,以及他们对我的无私之爱,结果产生的副作用就是给我一种“我拥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给的,我自己什么都不是,而别人对我的好我必须要表达回馈,否则就是罪过”的感觉。

这种教育方针的利弊暂且不表,直接导致我至今仍在努力克服一种深层次的自卑感(这与我的桀骜自负真可谓是对立统一浑然天成啊)。

我应该庆幸的,是这种自卑感让我在向上爬的过程中保持了足够的清醒。

我也会因为自己的学历而狂妄。但我从不恃此而骄人。我觉得学历学位不过两张纸,不足一哂,饱识风霜的小生意人的智慧比我多得多。

我因为自己的收入而飘忽。但我从不认为我是个需要去理财、需要去精致的有产小资。我不过是凯恩斯脚下一个苟延残喘的螺丝钉。何来小确幸?今日未得死透,明日尚能睁眼而已。

我可能最大的物质追求只是温饱舒适之余有余钱去玩玩游戏,耍一些可烧可不烧的爱好。未必安于清贫,却更愿意乐于修道。

我是个俗人,跟快手上土气不堪的民工没什么两样。跟风里来雨里去的快递员没什么两样。跟破衣烂衫做着金锄头的美梦的农民没什么两样。跟染着一头红毛白天到工厂上班晚上在路边抽根烟给家里寄钱的小厂妹没什么两样。

我也不过是能每天洗一次澡罢了。

所以我跟病人总能和蔼。尤其他们之中大多数,如穷苦的农民、遭弃的孤儿、识不了几个字的农民工,好点的无非是跟我一样辛苦的北漂小白领。

这私有制横行的世上,谁活着能比谁容易呢。同病相怜耳。

我只希望,将来我去跟儿女说你爸爸我是个光荣的无产阶级的时候,心里不虚。

吹牛逼说当年要是上山下乡、要是报名过鸭绿江的话老子也去的时候,心里不虚。

此为我自认的最大之慈悲。

为什么是第九国际?

我小时候,家里有一本1980年版的《辞海》,比四块红砖还大,披着深沉的墨绿色硬壳封面。看着它,就像看一位见多了沧海桑田的老神仙,不由自主地就会肃然起敬。

周岁生日的时候,爸妈把家里想到的可能代表各类职业的东西全都找出来,在我面前摆了一地,想方设法哄我去拿——抓周。

然后我竟然抛开五颜六色的其他物件,抱住了这本巨大的《辞海》。可能在大人眼里这种事情简直是奇迹了吧。中文系出身的我妈,以此为据,认为我将来必是学才,读书成栋梁。至今,这个牛吹了快三十年了。

继续阅读“为什么是第九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