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前的医疗环境下,医院和医生有哪些没有做好,导致医患关系恶化的问题?

社会主义毕竟是我国的立国之本。保障并不断改善全民(尤其是底层、是广大农民)的基本生活需求,是这个国家运转的原则,是当年毛主席和革命先烈们用命换来的,用血换来的。谁要是胆敢抛弃它,胆敢为了一己私欲去戏弄人民群众,谁就得被挂到路灯上喂乌鸦,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它至少在明面上绝对不能发生。

原文: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8515654/answer/569367137

问题描述:
偶然又在一个问题下面和诸位同行争论,那就索性开一个新问题,共同探讨一下。有兴趣的知友,也可以开一个镜像问题:比如“患者做了哪些恶导致医患关系恶化?”
先提前列举一下,我认为很多医生没有做到如实告知,面对患者关心的问题,回答起来避重就轻,甚至直接忽略,让患者对医院和医生更加不信任。当然,知乎上各位在省级三甲,国家级三甲,世界级三甲医院的同行们,可能从未听说过在神州大地上居然有这等咄咄怪事,世界的真相只能是患者必须无条件相信医生,否则就活该去死。
现在的环境不好已经是事实,是前提。那么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整天不容置疑地说医生总是对的,不是更加剧了双方的割裂吗?都说要医生和患者站在同一阵线,共同战胜疾病这个敌人。可是,那些要求患者和自己一边的诸位医生,你们对世界的认识有没有偏差呢?至少,多开检查多开药的情况,在我目所能及的基层,是很普遍的。话说这样怎么好意思让患者无条件相信自己呢?面对是否多开检查多开药的问题,大家都矢口否认(其中有一些的确是必要的检查和用药),但是患者难道傻吗,你说了就一定会信?事实真的摆在那里的。
当然,可能是因为我上学和工作都在不入流的小城市,正好不幸是中国医疗界最肮脏最黑暗的地方吧。除了我能看到的区域,全国其他地区的医务人员都向来很高尚的。


常规谢邀。

换了新账号之后,我感觉我的思路清晰了好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先说医院和医生做的不对的地方,那就太多了……

低级医生常见的问题:工作过程中疏忽懈怠,对待患者态度恶劣,基础知识学得似是而非,处理问题主观武断……(诶?这说的是我自己吧?)

高级医生常见的问题:跟低级医生一样的问题,利己心过重,很容易对患者、对同事、对同行做出有悖职业道德的事情。而且由于拥有了一定的学术权威和行政权力,破坏性往往更大。

私营、小型的医院常见的问题:唯利是图,金钱至上,设下重重消费陷阱还觉得理所当然,游走违法犯罪的边缘还总为偶尔的挑衅得逞而窃喜,甚至于在紧要时刻会坚决保留谋财害命的神圣权利(首页上死于隆鼻那位姑娘在看着你们)。

公立、大型的医院常见的问题:官僚主义横行,一切工作为政绩服务,一切政绩为利益服务,经常搞一些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形象工程,而于临床工作有实际利好的事情却总是推三阻四。

看这些不过瘾是吗?非得跟你们说说《医患关系与炮友关系转化理论》、《穷主任,富主任:21世纪医疗理财》、《张口就来:黑诊所的说话之道》?


说实话,对于现在的大环境,医生群体能做的非常有限,何况大部分人就算“能做”,也未必“想做”。个别医生的努力,一部分医生的公开言论,无法推翻医患关系的矛盾本质。多亏了神圣的私有制,多亏了伟大的资本主义,医患关系彻底不是一个“提供保障与接受保障”的纯粹关系了。

如今,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和患者的关系,都是以“卖方服务人员”和“买方”为基础的

不信?

你是善良的,你愿意为饱受病痛折磨的人做出奉献,但是你能做到的,居然是想方设法给患者“减免费用”?!

一个店员是善良的,他愿意帮助可怜的流浪汉,但是他能做到的,只是把店里卖剩下的面包偷偷送过去。

请问,你和这位善良的店员的区别何在?

你和患者是不是“卖方服务人员”和“买方”?

旧账号跟同行的嘴仗,主要就是医患关系本质的理解偏差。“共同对抗疾病的盟友”、“医者父母心”等等好听的词句,恕我直言,都是虚无缥缈的掩饰。

医患关系是一个矛盾对立的关系,而且患者是绝对弱势的、被动的——医疗知识掌握在医生手里,病房设备掌握在医院手里,药品器材掌握在厂商手里,而这几个群体都是稳定、明确的利益共同体(我在旧账号的一些文章里直接用“阶级”来做了不恰当但形象的比喻)。

而患者呢?只有生病或者需要卫生保健时,这个身份才成立,根本无法形成统一而稳定的社会群体与之抗衡。我们见过德三纳粹,见过长江商学院,见过横行校园的学生会——你见过势力强大到能跟拜尔谈条件的“患者联盟”吗?

你不能通过设定一个病例的社会声望、资产财富、职业身份,再对比一个可怜的医生,就宣称医生才是弱势方。

患者想要治病,只能来找你。

而你赚的钱,全部来自给患者治病。


大部分医生,对于医疗改革提出的看法只有一个:提高医疗工作者的收入。

觉得医生赚钱多了,工作轻松了,生活舒服了,大家才有心情好好干活。

多么朴素可爱的思想。

请允许我嗤之以鼻。

可爱的你们完全没有想到,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剧情会变成这样:

  1. 医生要求提高收入 → 国家表示赞同,并提供大量财政投入 →
  2. 国家暂时拿不出那么多钱,毕竟航母要烧钱,没了航母只能被狗贼抢钱,听说市场经济可以提供更多的钱 →
  3. 犹豫再三,国家把医疗事业甩给了市场经济 →
  4. 市场经济下的私营医疗机构的确可以提高医生收入 → 但是 →
  5. 医生的收入来自于盈利,那么为了提高收入,就只能盈利 →
    1. 第一,什么赚钱才会扩张什么:
      1. 进口药品器材可以赚取高额中间差价,国产平价药只能进一步压缩成本或提高溢价,这就会出现垄断价格联盟、中间环节腐败假冒伪劣横行、药品涨价失控等等恶劣现象;
      2. 整形美容业务拥有广泛的市场,且入行门槛较低,那么医生人才会大量涌向对基础医疗建设没有帮助的美容行业,同时也会有大量浑水摸鱼的黑作坊混入市场搅局,而劳动强度高却相对低收入的医疗服务慢慢无人问津(儿科你想说什么?);
    2. 第二,什么赔钱就要压缩什么:
      1. 器材和药品虽然差价高,但有的时候也提高了成本,中间商再来赚你的差价,那么完全可以出现以次充好、以假充真的现象;
      2. 雇佣医生的报酬也是成本,因此雇佣医生会被迫或不得不延长工时(要命的是,表面上看来好像他们是为了赚更多钱而自愿的),并且反而可能出现相对的报酬降低——想不到吧?为了赚更多钱才去做雇佣医生,倒头来依然是被别人宰,搞不好宰得更狠;
  6. 接下来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会出现更加恶劣的后果 →
    1. 富人(一个相对而言的、笼统的人群概念)更愿意、也更有能力承担更好的医疗服务,则优质医疗资源就会越来越集中,从而被富人占据:因为市场化了的医生当然更愿意给富人服务 →
    2. 这样就出现两极分化:
      1. 富人占据了优质医疗资源,则医疗服务/保险的价格必定会相应升高,会出现什么呢?
        1. 流行病爆发了,特效药反而被囤积居奇
        2. 新研制的特效药价格极其高昂,而且越是治疗重大疾病、人民越是需要的,反而越是昂贵(《我不是药神》你们还有印象吗?);
        3. 为了成为服务富人的优质医疗人才,医学院校竞争更加激烈,普通家庭越来越无法承担培养医生子女的压力,医生群体越来越精英化,而精英化的服务人员显然只愿意服务精英的阶级(见我的另一个答案:本科学历的医生被要求规培三年真的合适吗?);
      2. 穷人无力承担,只能接受越来越劣质的基本医疗
        1. 穷人面对重病越来越没有还手之力,甚至连带着临终关怀和丧葬业务的费用也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重病穷人会选择死在家里,甚至野外,不然你以为农村居高不下的自杀率是怎么来的;
        2. 到医院生儿育女的成本不断提高,当农村穷人开始重新依靠“产婆”的时候,倒霉催的城市小资们还在纳闷为什么无痛生产总是难以推广(成功人士怎么能不去和睦家给孩子建档呢?没钱提供优质环境的穷人不配生孩子!);
          1. 与此同时,女性必定越来越沦为纯粹的生育工具,因为对于穷人,更多的孩子才能保证更有把握的未来,对于富人,更多的性选择意味着更多的孩子……
        3. 基层医疗全面溃败,好几个村只有一个半吊子医生(他可能连执医证都没有),慢病长病依赖社区医院的设想止步于一部分地区的“试点”。

看吧,想象一下那些血淋淋的画面。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医生收入高、地位高的美好社会。

这他妈的就是你们想要的资本主义。

钱才值钱,人命屁都不是。

哦,抱歉我的出言不逊,我是说,穷人的命屁都不是。
哦,原谅我again吧,我的观点不够客观。我应该说,患者的命,还有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医生的命,全都屁都不是。

那么,你们觉得,这样的环境下,医生和医院能做什么?

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能做什么?(什么?你反感被称呼服务员?)

我们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以上仅仅是一个纸面推演,这个全盘资本主义化之后的人间地狱,目前来看应该不会发生。

为什么说应该不会发生呢?

社会主义毕竟是我国的立国之本。保障并不断改善全民(尤其是底层、是广大农民)的基本生活需求,是这个国家运转的原则,是当年毛主席和革命先烈们用命换来的,用血换来的。谁要是胆敢抛弃它,胆敢为了一己私欲去戏弄人民群众,谁就得被挂到路灯上喂乌鸦,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它至少在明面上绝对不能发生。
所以,上面推演出的可能,有的还没发生,有的没那么严重,有的只出现在个别地方……

但愿世间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

现在看来,是不是觉得像个笑话?

作者: Doctor M

Dream the universe. Live the real lif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