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怎样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2016年美国大选? – 鱼吞舟 的答案

原帖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0389506/answer/127580516

原作者:鱼吞舟

2017年2月19日经原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希拉里是老路,特朗普是邪路,这美利坚呐,是眼瞅着药丸。

资本主义诞生以来,虽然经过很多次危机的考验,却依然看起来欣欣向荣。甚至资本主义阵营硬是将苏联熬死,造成了持续至今的国际共运的低潮期。但是资本主义无休止的追逐利润的特性,既让资本主义得到飞速发展,也让它一路向作死之路飞奔。

任何资本都要获取利润,而且是迅速的获取高额的利润。这种对利润的深入骨髓的饥渴,使得资本在强大的同时又是短视的。为了解决眼前的危机,哪怕为将来留下巨大的隐患而在所不惜。

资本天生有向资本洼地迁徙的趋向。甚至为了人为的制造这种洼地,资本不惜制造战争,以打开古老国家封闭的国门。而倘若某个国家已经准备好了让资本流通的一切要素(稳定的政治、大体完善的基础设施、适合劳动的人力资源),又敞开国门欢迎资本的进驻的话,简直是天堂的诱惑,哪怕是死也忍不住吃一口。

所以,欧美的资本大量的流向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既然雇佣一个中国工程师的价格仅为美国工程师价格的几分之一,那么为什么早将工作岗位留在美国呢?

资本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赚的盆满钵满,美国的产业空心化也越来越严重。特别是美元霸权让美国有了一个轻松剥削全球的工具,就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使用。而每次使用,都会对美国国内的产业进行一次打击。

对美国的劳动者而言,他们曾经的生活在工业化一端(也就是发达国家)的优越地位没有了。而任何一个工作,不管高中低端,都面临着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在资本已经全球化,而劳动者却依然被各种因素所分割的今天,资方的博弈能力远远超过了劳动者。美国人的生活水平至少是相对的下降了,更严重的是,他们看不到用劳动改变命运的可能。

过去我们可以说,美国是一个枣核型社会。这是因为在全球化的初期,发达国家可以将最低端的血汗工厂的工作外包,金字塔底层由外国人充当罢了。而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国籍带来的“托底”已经逐渐消失。美国的屌丝也同发展中国家的屌丝越来越没什么不同。社会的大金字塔已经可以充分的跨越国界展开。换句话说,很多所谓的小资中产会和穷国的穷人一样掉入底层。

那么到了2016年,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其实此前的金融危机和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已经说明了问题。面对危机,自然有了两种反应。

一是继续试图遮掩危机,试图通过统治阶级内部有限的调整来摆脱危机。实际上,这群人是当前制度的获益者。在当前的体制下,他们最希望的是维持现状。所以,这些主流资本家希望有人能带给他们安全感。那个人能带来稳定,哪怕明知道只是一时,他们就支持谁。这个阶层恐惧任何形式的改变,因为任何改变都意味着他们利益的受损。维持体制是他们最大的诉求。

这就是所谓的建制派。

希拉里最为一个久经沙场的政客,当然知道这些金主的心思。因此,她的任务就是继续维持一种日子还过的下去的假象。而维持一个社会的稳定,就一定会产生一种“充满了爱心”的文化。用我们的博爱来化解问题吧。所以,表面看上去,希拉里和她的支持者显得“偏左”。欢迎移民,甚至是非法移民。提高税收,增加福利。似乎有点劫富济贫的味道。其实呢,是希望通过有限的让利(也很难实现),来维持社会稳定。起码不要再搞什么99%运动了。

建制派能够调动的社会资源要远远超过对手。因为求稳是既得利益者共同的心愿。对比之下,支持民粹派就是死中求活的险棋,不到真的活不下去了(类似1929那种大危机),一般资本不会采用。而建制派的核心问题是,他们其实是在给一个病人涂脂抹粉。不管病人的实际病情如何,他们都要宣称情况良好。所以,希拉里给人的印象就是“假”。她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持现状,否认问题。这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是很荒谬的。

而民粹派就显得直白多了。我已经很多次提到民粹派的特点了,如果用一句最短的话来形容他们,就是“假革命”。民粹派的崛起,是资本主义在社会危机前无能为力而采取的一招险棋。是常规手段用尽,无可奈何下的选择。也是(一国)资本主义为自己续命的最后手段。

与真革命的本质区别在于,民粹派的领导阶级不是无产者,而是资产阶级中的非主流派。如果没有危机出现,他们是得不到大资本青睐的。区分真假革命的唯一标准在于,到底要不要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

由于民粹派以一种挑战现有体制的面目出现,因此往往显得敢做敢当,充满人格魅力。民众很清楚民粹派的话有失偏颇,却有一种戳破禁忌的兴奋感。在这届大选中,很突出的表现在对“政治正确”的态度上。用特朗普的话说,他要用“常识”来挑战“政治正确”。

要知道,打破一种东西的困难度要远远小于维护它的困难。特别是这种概念已经变质为既得利益者的遮羞布的时候。民众非常清楚特朗普是个2B(起码表面上是),也非常清除他所说的很多东西没有可行性。但是民众就是希望有一个这样的2B出来,来挑战一下现有的政治规则。而特朗普也一个劲的往这种形象上靠。

希拉里的团队一个劲的说特朗普粗鲁、说话不靠谱、歧视女性和少数民族,然而这些黑点民众根本不在乎。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好人,不是一个谦谦君子。他们要的就是这种冲破禁忌的快感,和寻求改变的可能。你越说特朗普2B,民众越希望这个2B走的远一点。

如果我是希拉里的竞选顾问,不会紧抓着特朗普的道德污点不放。真正能放倒特朗普的,是其数十年商业活动中的逃税、剥削、转移资产等材料。只有这些才能让普通选民产生共情,制造一种同大商人对立的气氛。如果特朗普被描写成资本的代表,希拉里自然可以以一种有良心的官僚的面目出现。可惜,借给建制派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玩。

不过川普粉也别高兴,民粹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政治感兴趣的美国人,大多是所谓小资中产。同全世界的小布尔乔亚一样,这些人之所以对政治关心,像打鸡血一样支持自己瞩目的候选人,其实都是源于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

对小布尔乔亚来说,他们有一点坛坛罐罐,因此,虽然对现状不满,却也不敢揭竿而起。

一方面,他们对统治阶级心怀怨念,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如果不是食利者阶层的压迫,自己应该会获得比现实中好得多的状况。另一方面,他们又希望政治稳定,因为他们有一定的学历、有一定的技能、有那么一点房产和股票,不希望动乱将自己的坛坛罐罐打烂了。他们最恐惧的就是自身阶层的掉落,作为自认为有资格切上一点蛋糕的群体,他们对连馒头都吃不上的状况的恐惧是深入骨髓的。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出现,他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所以,小布尔乔亚们的政治态度就始终处于摇摆状态,也就是所谓的不坚定性,妥协性。一方面,他们憎恨资产阶级对社会资源的垄断,希望能通过一定的社会运动让统治阶级吐出一点蛋糕。但他们绝对不敢真的造反。在资本的拨弄下,明知道是个坑,也要往里跳。用一生的辛勤劳动,仅仅是换取一个安居之地。他们渴望公平,但又维护体制。面对资本和政客的无耻,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他们又对底层人民充满了敌意。这种敌意甚至要比他们对统治阶级的怨念更加强烈。毕竟,失去已经拥有的东西,要比得不到更加痛苦。就像一辆拥挤的公共汽车,车上的乘客总是希望车下的人不要再上来。

对美国人来说,作为曾经的最发达的工业国,曾经让每一个屌丝都可以过上让别国羡慕的中产生活。而现在,这些“外人”,却在抢夺工作岗位,或者将这些岗位的报酬无限压低。这就是直接把自己的社会阶层往下拽啊!所谓“挡人财路,杀人父母”。所以,他们就格外的痛恨各种移民。

可是,痛恨归痛恨。他们非常清楚是统治阶级为了压低社会平均工资而引进的移民(转移出去的产业他们看不见)。对统治阶级,他们一贯是很怂的,所以也就是在私下里(网络上)发泄不满罢了。

就在这个时候,天降伟人特朗普。他敢做敢为,一身担当。他说:我们要建一堵墙,把老墨挡在外面;我们还要把加强对移民的审查,特别是不让所有的穆斯林入境。你们平时不敢说的话,由我来说,出了问题我来担当。我要揭穿那些虚伪的政客,他们居然想两口子换着当总统……你看,我受到了迫害,媒体都不为我说话。你们还不选我吗?

换句话说,我特朗普,对内对人民,是有良心的,真正照顾你们的利益,带着你们同大资本做斗争;对外,我像严霜一样无情,我会保证美利坚优先,有限的工作机会将留给你们。你看,对外拼命,对内慈祥,铁汉柔情,是不是想起你们的父亲了?不选我选谁?

然而,特朗普的方案真的可以为人民带来他们希望的工作岗位吗?是不是选择了特朗普就可以回到那个曾经的黄金岁月了(MAGA)?

在特朗普的表述中,美国的工作机会之所以外流,是因为企业的负担重,没有成本优势。这些成本主要是税收,还有就是过于严苛的环保条例,还有为了政治正确不得不雇佣一些低效率的人。因此,他决心为企业减负,减少税收,还有其他方面为企业松绑。只有让企业有利可图,并且促进人才的竞争,才能让企业回归美国,创造就业岗位。

然而,思考一下。难道美国人的就业岗位流逝是因为竞争不足吗?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美国人素质高,只不过是移民要求的更少而难以凸现优势。可是现实中缺乏竞争力的恰恰是美国本土人。特朗普想通过减税,让企业觉得雇佣本土人更为划算,这又需要多少成本?企业是享受了减税,可你又拿什么保证他们不会一边享受减税,一边雇佣工资更低的人呢?

所谓消除教育就业中的政治正确,把上学与工作的机会留给素质更高的人,听起来很美好。这也是知乎上很多人支持特朗普的原因。可与此同时,特朗普却又要关闭大门,减少给外国人的机会。换句话说,特朗普的政策不利于外国人和少数民族,而有利于本国白人。这也是其支持者支持他的原因之一。

然而,这种孤立主义的态度,其潜台词就是“资源有限,你多吃一口,我就要少吃一口”。既然他已经选边站,那么也无怪对方同样会团结起来了。这种态度必然造成社会的撕裂。何况很难说这么做的后果。经济能力不同的群体,如果按照资本的规则充分竞争,恐怕很难达到充分就业的目的。

特朗普的竞选口号MAGA,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口号“俄罗斯优先”。当年,叶利钦也是做出了一副捍卫主体民族利益的样子。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一大堆寡头控制了俄国经济,而在这个过程中,俄国民众着了魔一样的支持叶利钦。民众面对社会危机的深深无力感,都让他们不得不紧紧抓住救命稻草。

民粹上台的秘诀,就在于利用民众的恐惧心理。民众既想保护自己的利益,又不愿意脏了手。所以,民粹者就出来做这个脏活。比如排斥移民,他们说:“一切问题都在于移民,他们制造犯罪和动乱。我们要狠狠的对待他们。”民众虽然觉得这样方式未免过分,可似乎对自己没什么坏处,往往会纵容民粹分子这么做。

就写这么多吧,再多的话就和美国大选离得有点远了。目前美国的矛盾还没有到彻底暴露的程度,所以目前来说建制派还是主流。倘若川普能够当选,对建制派来说是当头一棒,恐怕他们要重新思考一下问题的严重程度了。

从长久来看,美国的民粹必定越来越抬头。特朗普还算是温和民粹,若干年后上来的会是什么样子呢?

编辑于 2018-03-11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