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医患关系恶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本文系本人于知乎上对标题中的问题进行的回答,整理后发布于此。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8492918/answer/601620607


医患关系第一本质,是服务的提供者接受者(需求者)。

金钱社会中,医患关系的第一本质被第二本质取代(或者说得难听一点,叫侵蚀),医患双方成为:服务的卖出方买入方

由于社会分工的存在,以及工业化造成的人力集中,金钱社会中的医患关系的第二本质有两个不同层级的形态:个体经营的医生和其患者仍然属于服务的卖出方和买入方;医院属下的医生和其患者则属于服务卖出方的工作人员和买入方的关系,可以理解为企业的技术员兼任销售员和顾客的关系。

回溯上古,在原始共产主义的史前社会,巫医给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的时候体现的是纯粹的第一本质。除了治疗患者,为整个部落恢复劳动力之外,巫医本人没有直接的额外获利,治疗产生的效果让患者本人恢复健康,结局是全部落的利益。

进入私有制社会之后,医生是一个知识型职业,不从事直接的、需要体力劳动的生产工作。医生在给患者进行治疗的时候,患者直接付给医生报酬,医生从中直接获得个人的利益。这两个因素造成了医生职业的两个垄断(异化):

第一,社会分工,医生职业需要拥有医疗卫生知识,社会异化之后,医生职业本身对医疗卫生知识形成了自发地垄断,而因为可以通过知识优势获利(知识型职业都是这样),那么为了获利,医疗卫生知识就更被医生们主动地垄断。

第二,医疗资源的刚需性是它的价值所在,有价值的资源都会被上层阶级垄断。药品由上层阶级把持,医生也更愿意服务上层阶级(还是那句话,知识型职业都会有这种特性)。

所以,医患关系的第一本质在金钱社会(私有制社会)异化出了第二本质之后,医生变成了通过垄断知识来从患者身上获得利益的一方。第二本质是基于金钱交易的,金钱交易一定涉及交易的公平性。而医疗服务往往不像普通商品一样有确定可衡量的价值-价格关系,因此医疗服务交易的公平性相对于普通商品来说很难确保。公平性难以确保,自然就会引发冲突。可以说,是这第二本质造成并默许了冲突的存在。

希波克拉底为什么要写下那段著名的誓言,来规范行业道德?显然,是医生群体中出现了为了获利而不择手段的群体,并且一定是早就出现、普遍可见的了。这就是私有制异化社会造成的恶果。

工业社会,大量医生(工人)主要集中于医院(工厂)中,医生提供的医疗服务包含了两个部分,一是医生个人持有的知识,二是医院持有的场所和工具(生产资料)。医生不直接持有生产资料,而通过自己的知识用生产资料制造产品(医疗服务),卖出产品获得收入,而收入归于生产资料的持有者,扣除剩余价值后以工资的形式发给医生。

此时,医患关系的第二本质加入了医院(生产资料持有者),医生和患者变成了业务员和顾客的关系。

医院 – 医生 ↔ 患者

医生虽然也从患者身上获利,但他的获利是医院扣除剩余价值后的部分,医生受到医院的剥削。那么,医生希望提高自身的获利、减少医院的剥削,就会对上(医院)要求提高工资,对下(患者)要求提高价格。表现出来就是我们看到的,医生普遍的牢骚满腹、愤世妒俗。

而患者当然会要求减少付出(降价,或提高报销额度和比例)、提高所得(确保疗效、缩短疗程、提高舒适体验等等)。然而,作为这个三级食物链中的最底端,其付出的利益是由医生向上传递的。因此,患者面对的直接矛盾是和医生的矛盾,而不是和医院的矛盾。

但医院作为食物链最高端,在要求获利的时候,也是通过医生向下传递的。

医院 ↔ 医生 ↔ 患者

(在这里,“医院”这个概念同时也囊括了医疗资本家、统治阶级等相对于医生群体的上层阶级)

所以第二本质实际上包含了两重矛盾医院+医生这个获利复合体,和患者的矛盾医生+患者这个损失复合体和医院的矛盾

前社会主义时期,公有制占绝对优势。和全体劳动者一样,医生的劳动产生的价值并不为医生本人直接产生利益,而是被集合至全社会之后再行分配。上面这个链条,“医院”为全体社会(包括医生)共有,因此医院 – 医生的矛盾就非常模糊,可以说是不存在的。

医生 – 患者的矛盾由于缺少了直接利益这个催化剂一样的异化因素,就会更加接近第一本质

市场化之后,金钱社会占绝对优势。其他领域的市场化造成了物价上涨、消费升级,还在公有制框架内的医疗行业当然会受到冲击。不放开市场化是不可能的,但放开市场化就一定会被金钱社会侵蚀殆尽,医患关系的第一本质就一定会再次被第二本质取代。

市场化就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就会有资本家和劳动力集中,那么我们所说的后一种第二本质就会更加明显。

由于医疗行业的刚需性,由于我国仍然要求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因此医疗行业尚未完全放开市场化,医疗资源原则上属于统治阶级(全体无产阶级社会)。但市场化的进程一旦放开就是难以阻挡的。面对如此剧烈的变化,如此大规模的资本主义冲击,是不可能要求普罗大众保持冷静的。

医院(资本家) ↔ 医生(劳动者) ↔ 患者


同时,大部分患者是普通人的情况下,就会有该链条的向外延伸:
医院(资本家) ↔ 医生(劳动者) ↔ 患者(其他劳动者) ↔ 其他资本家

第二本质中的两重矛盾就会不断激化,医生群体作为夹在中间的利益传递者,必然会受到来自上下两端的压力。

然而,还有一个问题不能忽视。

我在另一个答案中说过,“患者”是一个不稳定的、不统一的群体。今天还生着病,明天病好了就不是“患者”了。穷人生病,富人也生病,老人生病,年轻人也生病。“患者”这个概念,很难集结成稳定的、长期存在的、有共同利益诉求的,并且最重要的:有对抗优势的群体

而医生和医院的矛盾,相对于一盘散沙的患者群体,就会淡化成一个群体的内部矛盾——一个稳定的、长期存在的、有共同利益诉求的、有(相对患者的)对抗优势的群体。

所以,医生往往会站在“医院”这边。毛主席批评过我们,说我们“只愿意给官老爷服务”,就是这个道理。医生这个职业,复合了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阶级属性,它必然是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冲突中两边摇摆的。它也同时拥有精英阶层、知识垄断行业的特征,因此它又往往是趋向于附庸上层阶级的。

因此,第二本质中,医生和医院的矛盾,往往会由于医生群体的小资产阶级软弱性而被淡化

则深层矛盾被淡化,医生和患者的浅显矛盾就被凸显了出来,还被医生本身所属的小资产阶级主导的舆论不断放大、扭曲、误导,也就不断恶化。

这是医生的悲剧?不,这是所有小资产阶级共同的滑稽剧。

雪崩之中,小小的雪花其实都是无辜的,它们渺小无助,身不由己,是被迫的、可悲的、无奈的。

雪崩的根本原因是那里本来就是斜坡(私有制)。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