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电影《让子弹飞》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 谶墨 的回答

原文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939666/answer/815250552
作者:谶墨

已于2019年9月10日获得原作者同意,授权免费转载。


大家喜欢说前戏

那我说高潮

剿假张麻子归来,双方正式宣战

张麻子攻,攻下堡垒就赢了。他不能守,因为三天后黄请的骑兵就到,假县长身份被揭穿,张麻子就输了。

黄四郎守,守住三天就赢了,他不能攻,因为三天内,张麻子仍然是名义上的县长,他敢开枪打张麻子,就不是恶霸乡里,而是攻击政府,是“造反”。

三天的高潮不是最终冲入大院,而是如何鼓动鹅城百姓。

百姓平日里是上层压迫的水,如今上层交战,他们就是颠覆胜败的浪。

第一天,张分发了银子(银子谁的?黄四郎的。黄四郎的银子从哪来?从百姓身上剥削来,所以本质上张并不是“花钱讨好”,而是“发还家产”)

但对于黄来说,银子就是自己的,他从没认为穷鬼也是银子的主人。

鹅城黄家五代盘踞,众人皆怨黄而畏黄。

小市民的算盘很精明,他们明白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渴望钱,可拿了钱就是认可了县长的“不准跪”。

钱虽好,总得有命花。

白天,只有鹅敢过去。

夜幕降临,之前几位县长的万民伞倒了,代表曾经封建的思想外衣剥了一层。

百姓无人不贪,夜幕初降临,白银遍地。

果然,清晨,白银一粒也无。

当没有黄四郎的注视,无人不想拿钱。(换句话说,在黑夜中百姓的真心里,每个人都渴望着县长的制度,而非黄的威压,百姓内心趋向,由此可观。

这里注明,百姓并非是认可县长的思想,百姓根本没有思想,百姓只是认为县长确实给自己钱,没有黄,大家都愿意跟着能给钱的人走。换句话说,有一天黄四郎突发善心,百姓也会顷刻间拥护黄四郎。

也更加突出了黄张必有一战。张想真正拿民心,必然要干掉黄)。

(私自看法,牧之隐喻润之,黄隐喻光头,两人在鹅城争民心恰恰如同两个党派在国土争政权)

兄弟们皆以为银子被拿走,以为这是百姓支持的认可。

只有张清楚,百姓拿走银子只是代表贪欲,只是代表自己的政策得到认可。

并不代表百姓真的会给他卖命。也就是银子白给。

要是真让他们公开和黄对立,他们仍旧不敢,一没有动机,二没有武力。

黄四郎此时送来助攻。

黄收走了所有人的钱财。并当街炫耀,意思是“你们输了,百姓不领你们情,你们不但没拿到民心,还没了钱。”

在黄看来,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兄弟们懊丧不已,此处已经可以看出张的兄弟们的内部矛盾险些爆发。当然这就是题外话了。

注意三人微表情,叛象已生。

因为他们当然不明白,黄也不明白。

用银子换民心并不是张的棋,而黄舍不得银子去拿回,这才是张的棋。

注意,百姓夜里拿走钱,到早上被黄家人索要走,是存在一个抱着钱睡的夜晚的。

最可怕的从来不是未曾拥有,而是失而复得再失去。

发钱只是前戏,黄招惹众怒才是张的第一步。

让民众为一个尊敬的人而发怒。

比民众为了自己的财产发怒。后者简单,有效,根本的多。

黄以为张要做前者,张其实做的是后者。

现在,民众的动机有了。

底层人哪怕老婆在面前被侮辱都可以忍耐,但他们不能没有钱。

现在张要做的,是催化他们的怒气。

两句口号,“满街枪弹在你手,十成白银在碉楼”

你不是有动机没武力么?

我给你武力。

第二天,撒的是一车的枪。

口号喊得山响,枪支摔落声砸在心上。

黄料定百姓不敢捡,他自己都不敢。(这也是他始终不敢进攻张的理由)

姜文照顾观影水平,人工解释一下。

第一天拿不拿银子并不重要,无论百姓拿不拿,只要黄收了银子,众怒(动机)就有了。

但第二天的枪,却是实实在在的赌博,它直接代表了百姓愿不愿意跟黄反。

百姓并不敢让黄看到“我拿了枪”,但是第二天枪支一支不留。不仅代表着所有人拿了枪,更让所有人看见,

“原来大家都想反黄四郎”

动机有了,武力有了,最后看见别人也拿了枪,底气就也有了一半。

黄来收枪,张开枪空射几枪。

让子弹飞一会儿

影片开头张乱打几枪,白马受惊四散,缰绳因而全部断裂。

打断缰绳的不是张的子弹,而是白马群的恐惧。

此时乱打几枪,并非想用这几枪打死来收枪的黑马,而是告知百姓。

“有人愿意反黄了”

百姓并不清楚枪是谁打的,大家可以留意看电影的房屋样式,在探出头来前,隔壁屋并不能看见隔壁在干什么。且所有百姓藏在房屋的阴影里。

但当第一个人开了枪,所有人都敢开枪了。

就像电影说的,全都怒了。

张空响后打死黑马的是一阵凌乱枪声,可以推断是百姓开枪。

摸过钱的贫民不会愿意再当贱民。

开过枪的奴隶不会愿意再当奴隶。

张清楚,时机到了。

人影还未见,但路灯开始摇晃。(预示大批人在房内走动犹豫)

路牌摇晃(犹豫有了决断,下楼声)

再次号召(表明不是空话,我们打黄是玩真的)

第一个百姓探出头来(整部电影里第一个百姓特写)

就有了第二个。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匹夫一怒溅血十步,众人大怒血溅千里。

然后黄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被消灭?不存在的。

跟来的只是鹅。

兄弟们又慌了。

但张明白,百姓并非没跟来,他们只是不愿做出头鸟。

这时候只要有第一个人开一枪,全村人都能瞬间变为斗士。

黄仍旧没看出危险。

又是万民伞,在风雨里摇曳,代表封建制度已经在被摧毁的前夜。

众人开枪。

打出个感叹号问号。

打出了什么重要吗?

不重要,就算他们用子弹雕出个清明上河图也不重要。

但他们让百姓听见“打了一晚上”

百姓就会有“县长和黄老爷打的有来有往五五开”的错觉。

如果县长就能和不可战胜的黄老爷打的五五开,那加上我们呢?

百姓最精于小算计。尤其是黄的替身被抓回。

百姓知道黄有替身吗?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但这不重要,无论是黄老爷被抓住了,还是黄替身被抓住了。

对于百姓,这都代表了一个事情:县长有能力打败黄四郎,县长不仅更“善良”,还更强!

于是瞬间众人皆出。人人都不愿做雪中送炭,唯独愿锦上添花。

替身被扛上大台,影片到了高潮。

县长此时才终于是县长,县长身后终于有了人民。

人民并不是因为忠义而跟从县长,他们只是喜欢帮助强的一方。

问题是百姓并不能看见双方战斗力排行榜,他们看到的只有表面上的输赢,而表面上黄替身的被杀,已经彻底让百姓上了县长的战车。

黄此时终于慌了。

燎原之火,才会浩荡而至。

从前妻子被侮辱都不敢抬头的百姓,现在终于敢拿起枪冲击黄家。

以前忠诚的家将也会瞬间背叛。

草莽撞开了黄家大门,也是撞破了封建旧地主阶级的最后一层遮羞布和强大伪装。

往日的智囊也成了带路党。

百姓滔滔不绝冲入黄府。

当纸老虎的伪装被揭穿,刚刚连枪都不敢捡拾的人,即便只有颤颤巍巍的一人,他也敢一往无前踏入。

集体蒙蔽了他的思想发展,也给了他集体的思想。

当人民敢于翻身,统治阶级的溃败就只是时间问题。

本是“武举人”瞬间拿着扇子假装诸葛。转瞬间从黄老爷的狗腿子变成了革命的先锋军师。

墙头草风采一览无余。

深深的讽刺。

百姓现在要的只是搬走椅子,凳子,银子,黛玉晴雯子,可他们总有一天会意识到,没有公平,就没有“站着把钱挣了”的资本。

百姓是愚昧的,迟钝的。他们思想落后,且不开化。

但如此,我们就该放弃这些蠢人吗?

并不是,英雄之所以为英雄,是因为他们能带领着愚民开创时代,而不是站在思想高点鄙视众生。

上古愚民无藏身之处,皆冻饿而死,有人筑巢而保全百姓,百姓就尊他为王,即为有巢氏。

无取暖之地,无可口之食,有猛兽之扰,有人起火以烹食,以驱兽,众人皆尊其为王,即燧人氏。

鹅城的百姓之所以愚蠢,麻木,并不是因为他们天生如此,而是统治者的一代又一代压迫所致。过错不在他们,而在一代又一代的肉食者上。

当一个个自以为无人可及的高士高谈论廓,大谈人性丑恶市侩嘴脸时,他们从未想过自己其实也是差不多模样。

他们恶心了别人,还带不来希望。

这时候,还能吹着小调,扛着马枪,骑着高头雄骏,在夕阳下拉出长长的背影,漫不经心的走向“不准跪”的理想社会的汉子。

才是一个黑暗社会的希望。

第一枪,白马要乱才会挣脱缰绳。

第二枪,黑马要响才会众人拔枪。

第三枪,打在旧社会心坎上。

百姓需要时间醒来,从民主的枪声响起到封建的尸体倒下,这段时间需要等待。

这就是电影名字“让子弹飞一会儿”的真正意思。

诚然,一个张麻子并不能拯救北洋,他救个鹅城都艰难,兄弟分崩。

但就是这群数不清的,杀不完的,坚定理想主义的张牧之,才推翻了满清,推翻了黄家(皇家),推翻了北洋,推翻了秃子。在这充满伤痕的土地上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愿守护百姓者,百姓自然愿跟随其后,他们才是这个民族的脊梁。

千年中华之所以能传承生生不息浩荡不绝,此为其故也。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