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电影《让子弹飞》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 谶墨 的回答

原文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939666/answer/815250552
作者:谶墨

已于2019年9月10日获得原作者同意,授权免费转载。


大家喜欢说前戏

那我说高潮

剿假张麻子归来,双方正式宣战

张麻子攻,攻下堡垒就赢了。他不能守,因为三天后黄请的骑兵就到,假县长身份被揭穿,张麻子就输了。

黄四郎守,守住三天就赢了,他不能攻,因为三天内,张麻子仍然是名义上的县长,他敢开枪打张麻子,就不是恶霸乡里,而是攻击政府,是“造反”。

三天的高潮不是最终冲入大院,而是如何鼓动鹅城百姓。

百姓平日里是上层压迫的水,如今上层交战,他们就是颠覆胜败的浪。

Continue reading “【转载】电影《让子弹飞》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 谶墨 的回答”

现在医患关系恶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本文系本人于知乎上对标题中的问题进行的回答,整理后发布于此。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8492918/answer/601620607


医患关系第一本质,是服务的提供者接受者(需求者)。

金钱社会中,医患关系的第一本质被第二本质取代(或者说得难听一点,叫侵蚀),医患双方成为:服务的卖出方买入方

由于社会分工的存在,以及工业化造成的人力集中,金钱社会中的医患关系的第二本质有两个不同层级的形态:个体经营的医生和其患者仍然属于服务的卖出方和买入方;医院属下的医生和其患者则属于服务卖出方的工作人员和买入方的关系,可以理解为企业的技术员兼任销售员和顾客的关系。

回溯上古,在原始共产主义的史前社会,巫医给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的时候体现的是纯粹的第一本质。除了治疗患者,为整个部落恢复劳动力之外,巫医本人没有直接的额外获利,治疗产生的效果让患者本人恢复健康,结局是全部落的利益。

进入私有制社会之后,医生是一个知识型职业,不从事直接的、需要体力劳动的生产工作。医生在给患者进行治疗的时候,患者直接付给医生报酬,医生从中直接获得个人的利益。这两个因素造成了医生职业的两个垄断(异化):

Continue reading “现在医患关系恶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转载】计划经济为何效率低? – ATE柏林墙以东 的回答

作者:ATE柏林墙以东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437114/answer/594243614
已于2019年2月11日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计划经济效率问题,最好从两个层面去看待。

从宏观物质劳动产出比上看,计划经济效率是绝不低的,供应消费的终端消费产品无论再怎么种类多变,也无非是相对少数的初级产品、中级产品的各种有机组合,引用曹大佐的话就是——“计划经济或许可以给你用不完的面粉和布料,但永远给不了你脏脏包和超短裙”。

毕竟,如果没有巨量宏观物质产出这个大前提,必然是连脏脏包和超短裙的屑儿都没。因此前一句话我举双手双脚赞同,但是后一句话,曹大佐认为给不了脏脏包和超短裙是计划经济面对市场的正负反馈问题,就是接下来要讨论的分歧所在了。

首先,我们不妨先去了解计划经济的起源。

Continue reading “【转载】计划经济为何效率低? – ATE柏林墙以东 的回答”

【转载】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 人民食物主权 的文章

作者:人民食物主权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53675385
已于2018年12月30日获得原作者免费授权转载

食物主权按:毛泽东时代给人民留下的到底是混乱萧条的烂摊子,还是为后来中国经济的腾飞积蓄了坚实的力量?围绕这个问题的口水战,持续了近半个世纪,有太多的误会要澄清,有太多的谎言要辨别。在毛泽东125周年诞辰之际,人民食物主权选译了英国经济学者布拉默尔(Chris Bramall)的文章,他在这场口水战争执的双方之外,提供了第三方的数据和视角。

这篇文章将毛时代江苏省在1966-1978年间的经济增长,与英国工业革命早期的兰开夏郡和约克郡进行了比照。对比发现,集体时期江苏的工农业发展速度很快,积累了必要的技术和基础设施。可以说,毛时代的经济建设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决定性因素。

Continue reading “【转载】多少人都在误会毛爷爷,是时候澄清一下了! – 人民食物主权 的文章”

【转载】富士康普通工人的真实工作状态如何? – 李狗嗨 的回答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81219/answer/535742066
作者:李狗嗨
已于2018年12月3日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本站仅公开部分节选,全文由公众号转载


我有幸在富士康工作了两个月,之所以说“有幸”,是因为这两月彻彻底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Continue reading “【转载】富士康普通工人的真实工作状态如何? – 李狗嗨 的回答”

【转载】如何反驳“穷人不配生孩子”的观点?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50116249
作者:赵皓阳
已于2018年12月2日获得原作者免费授权转载


社交网络上这一种论调很普遍:穷人不应当生孩子,因为贫穷会代际传递下去。

同时在一些有关穷人家遭受苦难的新闻中,下面的评论里也多在指责“父母自私”,以及“这么穷还要把孩子生下来受苦”等言论。

这种观点乍一看有那么点道理,但实质则是谬以千里。从哲学、政治学到社会学、伦理学,都不会支持这样荒谬的论据。

Continue reading “【转载】如何反驳“穷人不配生孩子”的观点?”

【转载】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整个世界都在革命

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49436719
作者:宋燕
已于2018年11月30日获得原作者免费授权转载。


当我们回顾很多历史事件的时候,常常会感叹当事人为什么会有在今天看来匪夷所思的决断,那往往是因为我们孤立地去看那个历史事件了。人和人虽有差别,但在本质上都是相似的,有匪夷所思的决断,一般都是因为有匪夷所思的大环境支持他。

以同样的道理回顾60年代,把眼光放得远一些,位置站得高一些,会发现有些事情的发生实属必然。那个时候,革命已经在全世界风起云涌。在冷战的另一个阵营里,学生造反、工人罢工、反战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妇女运动、反体制运动烽烟滚滚,个性解放、“垮掉的一代等反主流文化激荡,一个新世界似乎正呼之欲出。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发生的事,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1962年6月,45名新左派青年在密歇根州的休伦港集会,通过了一份长达62页的《休伦港宣言》。《休伦港宣言》批评美国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国家,它的民主是一种“没有公众的政治”,它的公民受到一种他们所不知道的力量的威胁。

Continue reading “【转载】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整个世界都在革命”

【转载】德国民众是怎么反思纳粹的罪行的? – 乐少 的回答

原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240737/answer/514740170
作者:https://www.zhihu.com/people/yang-le-75-87
已于2018年11月16日获得原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大部分的思路是:

希特勒,王八蛋;纳粹党,变态狂!

是谁杀了几百万犹太人?是他是他就是他,阿道夫和那帮人渣!

总之,德国人民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他们受了欺骗和蒙蔽,无意间充当了帮凶。

可这事儿真的不赖我啊!

我们不坏,我们只是有点蠢,蠢是可以原谅的,对不对?

书面一点的话说:一切错误和罪恶,都要归结于那个荒诞疯狂的时代。

有人在柏林街头问起德国人对希特勒的看法,为什么当年德国会出现这样一个恶魔?

得到的几个回答不尽相同,开头却很类似:希特勒这家伙不是德国人,他是奥地利人,不幸的是这个疯子野心家跑到德国攫取了政权……

有个段子说奥地利人最成功的地方就是让全世界都认为贝多芬是奥地利人,而希特勒是德国人。

我深深怀疑这个段子是德国人带着酸酸的心情编的。

Continue reading “【转载】德国民众是怎么反思纳粹的罪行的? – 乐少 的回答”

【转载】最近和老公的意见不一样,我最近比较信耶稣,但是他却不一样,怎么办? – 陈雨 的回答

原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0382272/answer/531264420
作者:https://www.zhihu.com/people/MIG29ovt
已于2018年11月16日获得原作者授权免费转载。

西洋人把鸦片卖进中国,神说这财富是不义的,你们必遭恶报。没有人在意。

神安排义和团、红灯照烧教堂,杀教士灭教民。

八国联军镇压了义和团,这行为触怒神。

神要他们以十倍的血偿还,就安排基督教世界英、法、德、俄、美在一战、二战中自相残杀,让他们最有活力的青年都倒在战场上。其中总司令瓦德西的德国遭遇最惨。

神对爱迪生说:马克沁是我选中的,你必遵从我,也无须问,只引他至欧罗巴。

虔诚的爱迪生遵从了。

Continue reading “【转载】最近和老公的意见不一样,我最近比较信耶稣,但是他却不一样,怎么办? – 陈雨 的回答”

【转载】社民吠日,无力回天 – 华子鱼的文章

原文章:https://zhuanlan.zhihu.com/p/25596968

原作者:https://www.zhihu.com/people/zhi-wo-zhe-chun-qiu

已获得原作者免费授权转载,授权日期2017年3月25日


严正声明:本文并未授权乌有之乡转载。这篇文章的写作目的决不是为了向国家主义宣传献出一份力量。鉴于乌有之乡的现状,此举只能说是无耻了。作者已向其提出交涉。

在这里特此声明:本人的这篇文章,学生社团,小型公众号可以在不删减本文(或者说删减不得模糊原有观点)的情况下自行转载。而有一定影响力的媒体、公众号需征得本人同意方可转载。

Continue reading “【转载】社民吠日,无力回天 – 华子鱼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