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遗产谈及社会化抚养——养育后代的本能在私有制经济下的异化与解脱之道

https://zhuanlan.zhihu.com/p/55968827

谈私有制就不可能不谈财富来源的问题,自然就难免谈到一种几乎是凭空而得的资产/财富,即遗产。

养育后代是人的动物本能,亲子之情也是人类最重要的情感之一。父母死后,将生前积累的财富转交给子女,是理所当然的行为。

但是借助这一笔凭空而来的财富,其子女的“富二代”的身份就更加稳固了,也就更加不可能出现阶级跌落。子又传孙,孙又传子,二世三世,十世百世千万世而无穷尽也。我们常说阶级固化,为什么会有阶级固化?当然是因为亲子之间可以有财富传承。

资本家的遗产(包括有形的物质财富,以及无形的资产、社会声望等等),都由其子女来继承。资本家的财富没有因为资本家的死亡而回流于社会,没有被全社会重新分配,因此,资产阶级的后代依然是资产阶级。而无产阶级的子女继承不了多少遗产,则依然是无产阶级。这就是阶级固化的根本原因。

我们为了推翻私有制,推翻分配不公,就势必要推翻遗产继承的习俗。

资本家生前创造并占据、享用了大量财富,在他死后,如果剩余的财富由全社会重新分配,就产生了一条生态链一样的循环。即没有损害资本家本人(生前)的利益,又使得资本创造的财富回归社会。在正面击败资本家之前,在社会财富仍然被资产阶级完全把持之前,这一循环的建立很可能会是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私有制社会向公有制社会过度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那么如何来建立这样的循环?如何打破遗产继承造成的阶级固化?

Continue reading “由遗产谈及社会化抚养——养育后代的本能在私有制经济下的异化与解脱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