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医患关系恶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本文系本人于知乎上对标题中的问题进行的回答,整理后发布于此。
原文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8492918/answer/601620607


医患关系第一本质,是服务的提供者接受者(需求者)。

金钱社会中,医患关系的第一本质被第二本质取代(或者说得难听一点,叫侵蚀),医患双方成为:服务的卖出方买入方

由于社会分工的存在,以及工业化造成的人力集中,金钱社会中的医患关系的第二本质有两个不同层级的形态:个体经营的医生和其患者仍然属于服务的卖出方和买入方;医院属下的医生和其患者则属于服务卖出方的工作人员和买入方的关系,可以理解为企业的技术员兼任销售员和顾客的关系。

回溯上古,在原始共产主义的史前社会,巫医给患者提供医疗服务的时候体现的是纯粹的第一本质。除了治疗患者,为整个部落恢复劳动力之外,巫医本人没有直接的额外获利,治疗产生的效果让患者本人恢复健康,结局是全部落的利益。

进入私有制社会之后,医生是一个知识型职业,不从事直接的、需要体力劳动的生产工作。医生在给患者进行治疗的时候,患者直接付给医生报酬,医生从中直接获得个人的利益。这两个因素造成了医生职业的两个垄断(异化):

Continue reading “现在医患关系恶劣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转载】计划经济为何效率低? – ATE柏林墙以东 的回答

作者:ATE柏林墙以东
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437114/answer/594243614
已于2019年2月11日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计划经济效率问题,最好从两个层面去看待。

从宏观物质劳动产出比上看,计划经济效率是绝不低的,供应消费的终端消费产品无论再怎么种类多变,也无非是相对少数的初级产品、中级产品的各种有机组合,引用曹大佐的话就是——“计划经济或许可以给你用不完的面粉和布料,但永远给不了你脏脏包和超短裙”。

毕竟,如果没有巨量宏观物质产出这个大前提,必然是连脏脏包和超短裙的屑儿都没。因此前一句话我举双手双脚赞同,但是后一句话,曹大佐认为给不了脏脏包和超短裙是计划经济面对市场的正负反馈问题,就是接下来要讨论的分歧所在了。

首先,我们不妨先去了解计划经济的起源。

Continue reading “【转载】计划经济为何效率低? – ATE柏林墙以东 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