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社民吠日,无力回天 – 华子鱼的文章

原文章:https://zhuanlan.zhihu.com/p/25596968

原作者:https://www.zhihu.com/people/zhi-wo-zhe-chun-qiu

已获得原作者免费授权转载,授权日期2017年3月25日


严正声明:本文并未授权乌有之乡转载。这篇文章的写作目的决不是为了向国家主义宣传献出一份力量。鉴于乌有之乡的现状,此举只能说是无耻了。作者已向其提出交涉。

在这里特此声明:本人的这篇文章,学生社团,小型公众号可以在不删减本文(或者说删减不得模糊原有观点)的情况下自行转载。而有一定影响力的媒体、公众号需征得本人同意方可转载。

继续阅读“【转载】社民吠日,无力回天 – 华子鱼的文章”

【转载】如何看待人民日报政文:“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 – 凯风 的答案

原帖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8410265/answer/156973003

原作者:凯风

2017年4月15日经原作者同意,授权转载

(以下内容经过适当排版与校正)


阶层固化历来是个热门话题,最近某官方媒体新媒体号赤膊上阵,历数王宝强穷小子变明星、马云刘强东普通孩子成首富,以及刘邦朱元璋翻身推倒旧王朝的故事,试图说明阶层固化不仅现在而且过去也不怎么存在。

有点逻辑常识的人都知道,一个孤例非但说明不了阶层固化不存在,很多时候反倒是最佳的反证。对于少林寺学艺的农家子弟和在横店打拼的龙套家族,王宝强就是个再明显不过的反例。对于在实体经济里挣扎的许多小企业主来说,马云和刘强东只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标杆。对于……刘邦朱元璋……对不起,不能接着说了。

其实,阶层固不固化,一两个特例非但说明不了问题,反而更加显示逻辑的混乱。就像从两个学生的对比中来得出阶层固化的大结论,同样是营销号耸人听闻式的最爱。要想理清这一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大数据上来。

继续阅读“【转载】如何看待人民日报政文:“阶级固化”的论调不能成立,王宝强就是例子? – 凯风 的答案”

修身:2018年3月24日,夜

我对所谓“穷人”、“平民“之类,总是怀着一种怜悯。

这种怜悯,不是基于我自身相对优越而产生的,而是来自于一种认同感。

换句话说,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是他们的一分子。

很奇怪,哪怕从小被人夸是知识分子,哪怕考了名校,哪怕当了医生,哪怕拿了北京户口,我始终有这种感觉。

我觉得我更像是农民的一分子,工人的一分子,穷苦人的一分子。而不是医学博士、未来精英之类。

这种感情非常奇怪。

要自夸为高尚很难,我自己推测,它的来源可能并不高尚。

它很可能来自于我自幼的一种自卑感。

虽说我父母对我何止是亲爱关怀,简直宠溺失度,但我由于幼时家里经济条件确实比较差,母亲又总爱跟我讲述困顿时的经历,以及他们对我的无私之爱,结果产生的副作用就是给我一种“我拥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给的,我自己什么都不是,而别人对我的好我必须要表达回馈,否则就是罪过”的感觉。

这种教育方针的利弊暂且不表,直接导致我至今仍在努力克服一种深层次的自卑感(这与我的桀骜自负真可谓是对立统一浑然天成啊)。

我应该庆幸的,是这种自卑感让我在向上爬的过程中保持了足够的清醒。

我也会因为自己的学历而狂妄。但我从不恃此而骄人。我觉得学历学位不过两张纸,不足一哂,饱识风霜的小生意人的智慧比我多得多。

我因为自己的收入而飘忽。但我从不认为我是个需要去理财、需要去精致的有产小资。我不过是凯恩斯脚下一个苟延残喘的螺丝钉。何来小确幸?今日未得死透,明日尚能睁眼而已。

我可能最大的物质追求只是温饱舒适之余有余钱去玩玩游戏,耍一些可烧可不烧的爱好。未必安于清贫,却更愿意乐于修道。

我是个俗人,跟快手上土气不堪的民工没什么两样。跟风里来雨里去的快递员没什么两样。跟破衣烂衫做着金锄头的美梦的农民没什么两样。跟染着一头红毛白天到工厂上班晚上在路边抽根烟给家里寄钱的小厂妹没什么两样。

我也不过是能每天洗一次澡罢了。

所以我跟病人总能和蔼。尤其他们之中大多数,如穷苦的农民、遭弃的孤儿、识不了几个字的农民工,好点的无非是跟我一样辛苦的北漂小白领。

这私有制横行的世上,谁活着能比谁容易呢。同病相怜耳。

我只希望,将来我去跟儿女说你爸爸我是个光荣的无产阶级的时候,心里不虚。

吹牛逼说当年要是上山下乡、要是报名过鸭绿江的话老子也去的时候,心里不虚。

此为我自认的最大之慈悲。

为什么是第九国际?

我小时候,家里有一本1980年版的《辞海》,比四块红砖还大,披着深沉的墨绿色硬壳封面。看着它,就像看一位见多了沧海桑田的老神仙,不由自主地就会肃然起敬。

周岁生日的时候,爸妈把家里想到的可能代表各类职业的东西全都找出来,在我面前摆了一地,想方设法哄我去拿——抓周。

然后我竟然抛开五颜六色的其他物件,抱住了这本巨大的《辞海》。可能在大人眼里这种事情简直是奇迹了吧。中文系出身的我妈,以此为据,认为我将来必是学才,读书成栋梁。至今,这个牛吹了快三十年了。

继续阅读“为什么是第九国际?”